叶蓠

黑花 米英本命

寂川

大花生快
不管没过十二点都算生日ww

我听见远方的风低吟着:“我来过,寂川无痕,离人来过,未必遇见。”
  是不是如果十二年前没有遇见你,你和我不曾相识,我们会过得更好?
  我乘船一直在这条寂寥的河上飘着,天地浩大,只有我一个,我身旁缺了那个人陪我的人?
  分不清梦和现实,让我带着那些缥缈的回忆,继续走下去吧。也许遇见那个人,我就能想起来。
  记忆中的那个人,对我百般好,就算是我这样的人,他说他信我,他是我唯一信赖的,不,他是我唯一爱的人。
  我喜欢他摁着我亲吻,嘴里还说着情话。
  我记得他护着受伤的我,杀出一条血路。
  今天,终于碰见了另一个人。他蒙着黑布,轻声问:“我能上你的船吗?”
  “我这可是贼船,你敢吗?”
  “有何不可。”
  他上来了,我觉得很眼熟。
“花儿?”
是那个声音,充斥在我记忆里的声音。
“该醒来了。”

解语花是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惊醒的,他的心隐隐作痛。
瞎子?!
“怎么了?”身旁的黑瞎子也醒了。
“你说,是不是我们没遇见过,会更好?你就不会和我一起陷入危险。”
“我庆幸我遇见了你,上了你这条贼船,我可不打算下了。”
“睡吧。”黑瞎子搂着解语花,两人一同睡去。

山川河寂,谁知离人归何处?
星光熠熠,万水千雪有人等。